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寻飘逸的博客

看云展云舒;潮起潮落

 
 
 

日志

 
 

【转载】(原创)孩子上学爬悬涯藤梯,当地政府瞎了眼?  

2016-06-01 21:3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悬崖村”,72户人家居住在这里,这个村处于美姑河大峡谷断坎岩肩斜台地,所在位置就像三层台阶的中间那级,海拔1400多米,与地面垂直距离约800米。村里通向外界,需要顺着悬崖断续攀爬17 条藤梯,其中接近村庄的几乎垂直的两条相连的藤梯长度约100 米,没有藤梯的崖壁才是最危险的。据支尔莫乡党委书记阿皮几体讲,他知道的在这条路上摔死的人有七八个,有村里的人,也有外来的人,而摔伤的人更多。(凤凰网资讯5月24日)

(原创)孩子上学爬悬涯藤梯,当地政府瞎了眼? - 帝国良民 - 帝国良民的博客

 

(原创)孩子上学爬悬涯藤梯,当地政府瞎了眼? - 帝国良民 - 帝国良民的博客

 

(原创)孩子上学爬悬涯藤梯,当地政府瞎了眼? - 帝国良民 - 帝国良民的博客

     人们似乎更关注的是这个拿命来博生存的偏远山村里那些孩子的命运,报导煽情的说,2016年5月24日报道,四川,阿土勒尔村有15个6至15岁的孩子在山脚下的勒尔小学上学,平时住校,每月月中和月底的周末才回家。每次上下山,家长们都会轮流接送。5月14日是家长接孩子的日子,清晨6点多,30多岁的陈古吉带着背包绳和另外两个家长一起下山接孩子。村里身手敏捷的年轻人,下山通常需要1小时,上山大约90分钟,对于外来的人,通常是这个时间的两倍。

       我想媒体如此煽情的披露出一个孩子上学爬悬涯藤梯的凄惨故事,无非是期望引起社会关注,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开展公益促捐活动了。其实类似故事早就已经曝光过了,时隔几年,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故事又被媒体关注,这让人很心酸也很心痛,人们自然会质疑,为什么孩子上学爬悬涯藤梯的故事年复一年的上演?既然生存条件如此恶劣,甚至已经恶劣到当地的孩子们需要拿生命来冒险去接受义务教育,试问当地政府、当地教育部门到底采取了什么措施来避免未成年人上学存在的巨大安全隐患?如此恶劣的生存条件,当地政府为什么不想办法进行改善?比如可以移民,也可以改善进出村的交通条件,总之一而再再而三的曝光孩子上学爬悬涯藤梯的故事,与其说是煽情,不如说是当地政府典型的不作为。

      不要说什么自然条件恶劣,政府穷之类的理由,偏远贫穷地区的政府官员建设楼堂馆所的劲头以及购置公车的热情,似乎远比他们在民生方面的关注度要强得多;既然多年前媒体和公益组织就已经曝光出当地存在孩子上学爬悬涯藤梯上学的问题,时至今日,现状依旧,不知道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在干什么?仅仅只是一个人口并不算多的小山村,生存条件如此恶劣,政府难道就不能想出办法进行改善吗?进村的路上摔死的人有七八个,至今年幼的小学生仍然还要冒着生命危险爬悬涯藤梯上学,高高在上的领导们,你们真的能够心安理得吗?你们就是这样来为人民服务的吗?

       媒体或公益组织年复一年的拿小学生爬悬涯藤梯上学的故事来煽情,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对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的讽刺,冒着生命危险下山上学,这本身就是需要政府解决的重大民生问题,岂能视而不见或熟视无睹呢?看到六岁的幼儿已经几十次攀爬悬涯上学和回家,难道执政为民的官员们能够心安理得?如果你们自己的孩子面临这种生存困境,你会怎么想呢?养尊处优并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却寄希望于靠媒体煽情来谋取对悬涯里的孩子们公益捐助,其实这本身就是政府的耻辱,你好意思说自己的职责是为人民服务吗?

       说到底,年幼的孩子们需要冒着生命危险爬悬涯藤梯上学,这本身就是对当地政府的嘲讽,如此心安理得,那麻烦领导们也带着自己的孩子爬一次悬涯藤梯体验一下生存困境,或许就不会再煞有介事的煽情骗捐了。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